小辣椒live

千秋殿和绿珠开门离开的时候,陆宁看到了在门旁的阿裳局小身子正冻的簌簌发抖。

“阿裳,进来!”陆宁唤了声。

阿裳忙答应着,木屐哒哒的小碎步小跑进屋。

阿裳生得美貌,不弱于绿珠,出云第一美女实至名归,标准东瀛美女的苹果脸,不似中原美女鹅蛋脸、瓜子脸尖瘦,但也使得其脸颊到下巴的曲线更柔和,整个面相更温婉可亲,也更多了几分柔顺。

阿裳一袭淡青色和服,木屐雪袜,只是怯怯的看都不敢看陆宁。

淡青色对很多地方承袭大唐的东瀛来说,是奴仆穿的颜色,但阿裳一袭淡青和服,却显得整个人精致极了,根本看不出乡下贫穷女字的痕迹,倒好像后世COS又用滤镜美颜等等伪装出来的顶级美少女。

“冷了吧!”陆宁说这话,招招手,“过来……”

阿裳忙听话的走到陆宁身边,低头看着脚尖,轻声说:“我不冷。”

陆宁伸手,抓住了她雪白小手,确实冰冰凉凉,但握在手里,很是滑腻娇嫩,只是,陆宁手指探入她手心处,却是能感觉到,其手掌中,还是有一些昔日劳作留下的硬茧没有消退。

“啊,我的手太凉了,也太粗糙……”阿裳俏脸通红,但并不是因为害羞之类的,这位身份崇高无比的中国大皇帝,现在的举动,令她受宠若惊之余,更自惭形秽,因为她的手冰凉,而主人的手是那么温暖,更莫说,比起主人的手,反而她的手倒好像更粗糙一些。

陆宁微笑,低声道:“不怕,我帮暖暖身子。”说着话,将这个顺从无比的秀美女仆轻轻拉入怀中……

……

美女小萌的性感图片

海鸥盘旋,发出阵阵清鸣。

不远方,蔚蓝大海上,济州岛水寨轮廓渐渐出现。

舷窗垂帘缝隙,一缕阳光射进来,刺的陆宁眼睛微微有些疼。

感受着左右两具轻如羽毛而又滑腻无比的香软酮体,陆宁一时还真舍不得起身。

这对儿玉人,左侧是萧皇后,右侧是夷懒。

海途寂寞,更不似去时满心满脑子都是勾勒登上东瀛之事,盘算可能遇到的各种困难,心里,着实没什么底儿,却不想,东瀛一行,比自己预想中顺利多了,主要是,现今东瀛,难以想象的羸弱,根本和后世大多数时间,东瀛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。

而归途,却根本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,精力更不知道如何发泄。

尤其是,登船前,和祐姬、真冬姬、辅子等的欢好,便好似打开了潘多拉魔盒,登船后,见到千秋殿皇甫仙蕙、绿珠那两个小丫头,又令人怀念起曾经和朴贞姬、王氏、善花三名风情截然不同的高丽美人儿大被同眠的销魂蚀骨。

终于,昨夜给阿裳局“取暖”时忍不住宠幸了这个乖巧无比的小丫头,但却完全不能尽兴,又可怜阿裳局孤苦,不忍心太过折腾她,心火正旺,干脆,便来了萧皇后舱房,她和夷懒舱房相邻,便抓了她,又来夷懒之房,然后……

左右看看,萧皇后俏脸好像还有泪痕,夷懒嘴唇咬破,也不是自己的幻觉,现今其嘴唇还红红的,血痕未消。

昨夜,多少有些强迫意味了。

虽然她两个可能也都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,但自己心火大炽下,竟然要同她两个一起行房,这却是令她们有些接受不了,所以,才反抗起来,只是,她们的力气,和小鸡子实在也没什么区别。

和契丹前后两代美艳皇后一起行荒唐之事,不得不说,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,都得到了难以描述的享受。

想想昨晚的自己,实在,昏君、暴君之类的帽子,都能扣在自己脑袋上了吧。

只是,身子又微微有些热,尤其是,感觉着两个美艳妇人不同的细腻柔滑的肌肤触感,便是脚下,碰触的那一对儿玉足也各不相同,萧皇后的雪足软绵绵真得没有骨头一般,夷懒的玉足更小更滑腻一些,昨晚分别握在手中把玩时,看她们的愠怒和无力的挣扎,有着别样刺激。现今,都熟睡依偎在自己怀里,又带给人另一种绝佳的满足感。

巨船突然猛烈一振,外面轰然的喊声,应该是正在抛锚。

萧皇后和夷懒,也都被惊到,同时嘤咛一声,慢慢睁开眼睛。

开始,两人美眸都有些迷茫,然后,才渐渐记起发生了什么,以及,现在是一种什么情形。

萧皇后惊呼一声,便想向后挣扎,但全身却没有一丝力气,俏脸通红,又拼命闭上眼睛,一滴清泪,缓缓落下。

头脑越是清醒过来,越是记起了昨夜,从拼命反抗,到最后迷失在从未曾想象过的仙境中的放浪形骸,甚至,迷迷糊糊中,真按这暴君所说,在他耳边轻轻唤“官人”,思及种种,她更加窘迫,不由低泣起来。

夷懒,却只是静静看着陆宁,动也不动,神色木然,看起来真如昨夜她力气不够后放弃挣扎,木头人似一躺所说,“我权当被疯狗咬了!”

陆宁笑笑,揽着两人纤细柳腰的手便不老实的向上动起来。

立时,又倒吸口冷气,那截然不同的触感,实在,实在是令人不疯狂都不行啊。

萧皇后清泪越发的淌,扭动挣扎,用手去掰陆宁的手,只是,哪里掰的动分毫?夷懒,咬着红唇,默不作声,任由陆宁魔爪肆虐。

陆宁无奈,其实,还是第一次强迫的意味更多,也是第一次,遇到事后这种情形。

咳嗽一声,陆宁道:“我昨夜若是分别宠幸们,们可还会心里这般不舒服?”

萧皇后,用力掰陆宁手的动作停滞,便是夷懒,美眸也闪过一丝迷惑。

说起来,成为战俘两年多了,却一直没被齐人玷污,她们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跟着这齐人大皇帝来东瀛的一年半时间,作为殿夫人发号施令,俨然东瀛大名们的太上皇,就更是体会到难得的自由和快乐。

甚至两人本来有几次,都做好了可能会侍奉这齐人皇帝的准备。

只是,却偏偏又在没什么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这齐人皇帝突然来了兽欲,而且,是要她们两个一起侍寝。

她俩本来心里就有芥蒂,哪怕在东瀛渐渐形成一种默契,但互相内心深处,却从未将对方视作朋友,隐隐的,两人一直觉得对方是自己竞争对手。

而这种矜持,却被齐人皇帝的荒淫打破,用一种极尴尬的赤诚相见的形式打破,这就令两人更是羞愤,更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。

显然,两人的心理状态,却瞒不过这齐人皇帝。

“不管如何,们都是朕的女人了!恨我也好,恼我也罢,木已成舟,们不若想想,以后想怎么生活……”

说着话,陆宁放开双手慢慢坐起,道:“到济州岛了,都起来梳洗一番吧。”

萧皇后已经急忙向后挪,拉起薄毯一角盖住自己;夷懒还是默不作声。

陆宁摊摊手,自顾下榻穿衣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

黄色污黄色污

【 .】,精彩免费! 杜奇峰听到这话,面色一沉,眼神恍惚,口中呢喃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啊,怎么会这么快,他到底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