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app

   那个沉睡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雄霸无敌的……始皇帝,嬴政!

   果然不出神帝所料,嬴政为他们保存了足够的能量。

   但嬴政本身,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,他浑身经脉接近粉碎,脑域内也是一片混乱。他的法力依然狂暴,但整个人都……变傻了。

   神帝将嬴政摄拿出来之后,并没有多余的废话。他直接先粉碎了嬴政的肉身。嬴政的肉身化成无数的碎片,神帝将其一一收集,同时,神帝继续将嬴政的脑域分解开来。

   嬴政的法力乱窜,但这时候已经成不了任何的威胁了。

   如此分解了嬴政之后,神帝才将那蓝色星核装载进了苍穹之舟里面。接着,众人乘坐苍穹之舟离去。

   经历三天三夜的快飞行之后,他们找了另外一颗荒凉的星球。这颗星球没有大气层的保护,煞风刮上来,极其狂暴。就算是修为高深之辈,也难以承受。

   神帝等人直接驾驭苍穹之舟,钻进了星球的内部。

   如此之后,神帝才在苍穹之舟里,正式平静下来。

   在苍穹之舟的另一层空间里面,神帝五人部盘膝而坐。

   “这程建华,乃是嬴政的弟子。”沈默然先开口,说道:“领,您还有其他的安排吗?他有必要活着吗?”

   神帝看了沈默然一眼,说道:“他会推动劫数,不可杀!”

   清纯妹妹户外卖萌可爱照写真

   沈默然微微一怔,随后说道:“那好吧。”

   之后,神帝就又说道:“如今,这件事到此刻为止,算是终于成了。当年,在藏空山,我正式带你们进入了这道神通之门。从此,你们凭借自己的本事,成就了大帝业位。而如今,这是我送你们的第二场机缘。是否能够成就非凡,与仙界那些人抗衡,就看这场机缘了。日后,我还会送你们第三场机缘,当然,我的机缘是伴随着绝顶的危险的。”

   危险,他们自然是明白的。

   就如今日对战嬴政,四人若不是齐心合力,早就死了。而且,这其中还是有侥幸的成分。侥幸就在于嬴政对于新四帝的不满,如此他才有将这四人变成小狗的打算。他若直接存着杀人的心思,那么陈凌四人绝计是抵挡不住的。

   陈凌等人眼前所得的,也绝对是他们应得的。

   但,同时,陈凌等人此刻还是极其兴奋的。

   他们才经受了嬴政的打击,如今神帝却告诉他们,他们也能有机会成为嬴政那样的人,他们如何能够不激动。

   这一路来,神帝始终是神秘的……很多的东西,都是神帝在主导,那么,他到底是什么人呢?

   “领,我有一个问题。”沈默然突然说道:“你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境界?”

   神帝看向沈默然。

   陈凌,东方静,陈天涯也都看向了神帝。

   神帝沉默半晌,然后淡淡说道:“天位初期!”

   众人均是色变。

   陈天涯不由苦笑,说道:“看来,我低估了你太多啊!”

   陈凌也是苦笑,说道:“我一直都以为,师父你的修为与我相差不多,现在看来,却是我想当然了。我如今,才天宇中期。”

   沈默然在一旁默然不语,因为他才天宇初期啊!

   陈天涯倒是无所谓,他还连洞仙都不是。但他曾经干死过天宇啊,他才不会自卑!

   世事变化无常,四帝齐聚。曾经,他们是风云人物。如今,他们依然是风云人物。但他们的修为和那些曾经纵横远古的人比起来,的确还是差远了。

   但如今,他们的真正大机缘再次降临。与那些小辈比起来,他们依然能够继续一骑绝尘而去。

   经历了这共同的一战,陈凌这几人再重新坐在一起时难免有些感慨。

   但不管如何,陈凌对陈天涯都永远不能原谅,甚至是不能理解。

   陈凌与陈天涯来了一场意识交流。

   这是其他人都不知晓的。

   “看见我,你是否就觉得看到了你自己的恶念?”陈天涯淡冷一笑,说道。

   陈凌沉声说道:“你往极端走,就是为了证明你不是我的影子。但你永远不能否认,你是我的复制体。没有我,就不会有你!”

   陈天涯说道:“对,我之前有过这个想法。我认为,只要我越了你。那么,我就是主体,世人就会认为你才是复制品!”

   陈凌说道:“越是想证明什么,就越是自卑什么!”

   陈天涯看了陈凌一眼,说道:“对,你可以云淡风轻。但是陈凌,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教我。如果你我易地而处,你会怎样?你不用狡辩了。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。我所做的事情就是你会做的事情,你有什么高尚的?”

   陈凌说道:“当年尘姐手把手带我们上路,当年,小倾……什么我都可以不跟你计较。但小倾,你怎么能对她下手?她跟我经历的一切,难道已经不是你的记忆了吗?那年在上海,她离去的时候,我的难过难道不是你的难过吗?”

   陈天涯沉默下去。好半晌后,他才说道:“有时候,我会梦见小倾。我也会梦见尘姐,但更多的时候,她们对我很冷漠,觉得我是一个怪物。她们只认你……”

   陈天涯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你永远不会理解我的感受,因为,你什么都有。你永远不会理解,望极天涯不见家的感觉。因为,你有家人。而我的所有一切,都被你剥夺了。我没有做错什么,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。我只是去执行任务,我们一起掉落到那个鬼地方。我被困住,我焦急,我绝望,我担心她们的安危,我担心妹妹,担心倾城……但是等我出来的时候,我的所有一切都被你剥夺走了。我还没办法去争夺……你明白那一夜,我的感受吗?”

   陈凌沉默下去。

   好半晌后,他摇头,说道:“你可以恨我,我知道,你我之间,这老天对你不公平。你怎么对付我,我都可以原谅你。但你对小倾下手……”他深吸一口气,眼圈在这一瞬红了。“小倾倒在我面前时,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就死了。这么多年,她无怨无悔的跟着我……”

   “她是你的小倾,不是我的。”陈天涯突然怒了,道:“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?她是你的,你的!我要对付你,我就不能不杀她。不杀她,她会杀我。我为什么杀她不得?”

   陈凌再次沉默。

   许久许久之后,他说道:“陈天涯,你活着的确是个错误。不该有的错误,总有一天,我会消灭你这个错误。”

   “我等着!”陈天涯冷冷一笑。

   天洲!

   大康皇城的皇宫里面,皇帝轩正浩正在天龙八部浮屠玄塔里面修炼。

   这玄塔之中已经形成了奇妙的一元世界!

   灿烂星河,壮观而美丽。

   轩正浩端坐在一元之桥上面,就在这时,那前方的虚空出现了涟漪。

   涟漪最后形成了一道门。门里出现了一道虚空元神!

   这道虚空元神不是别人,正是……长生大帝,帝玄!

   “妈的,我感觉嬴政好像已经死了。”帝玄出来之后,第一句话便如是说道。

   轩正浩并未感到意外,他说道:“嬴政想要算计领和门主他们,就该想到会有这个结局。”

   帝玄看了轩正浩一眼,他随后苦笑,说道:“好吧,我现在是越来越觉得这天道太恐怖了。嬴政这一路走来都很顺,当年他一统天下,建长城,统一度量衡,拥有无上功绩。因此,他也得到了天道的认可,推动了天道的展。但后来,他感觉到了天道的压制,他不服输,一直都想脱天道。现在好了,终于还是被算计死了。只是……那劳什子神帝,连造物境都不是,其余的人,更不用说。按照道理来说,嬴政杀他们,跟杀死蝼蚁没什么区别。”

   轩正浩说道:“所以我觉得,你才是真正的老狐狸。”

   帝玄微微一怔,道:“哦?”

   轩正浩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知道和我合作,这不正是你的聪明之处。人站的高了,有的人会觉得高处不胜寒,于是就越的警惕和小心,日日如履薄冰。但有的人却会觉得,天下不过如此。”

   帝玄有些无语,他说道:“这场无量杀劫来临,我们虽然还活着,但只怕也都在天道的算计之中。”

   轩正浩说道:“年岁越大越危险,修为越高也越危险。很不幸,你占了两样。从嬴政的应劫来看,你在劫数之中是没有任何疑问了。”

   帝玄顿时不悦,说道:“轩正浩,我今天来,可不是听你冷嘲热讽的。”

   轩正浩哈哈一笑,说道:“你只要听我的来做,我尽力保你度过这场无量杀劫。”

   帝玄说道:“你能不能保住你自己,还是另一说。”

   轩正浩说道:“所以我是说尽力,而不是绝对。”他顿了顿,道:“在经济学上来说,当风口来临时是巨大变迁的开始。积极参与和保守应对都有风险,但毫无疑问的死,保守应对会铁定被淘汰。而积极参与,一旦站在了风口上,那就会迎来新的春天。你我现在就是站在了这个风口上,但更多的修道高手,却选择了逃避,躲避,希望能够躲过这场杀劫,这是大错特错。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